韩国街拍潮流时尚,时尚搭配引领者...

济南市中超合伙穆里尼奥深足崩盘后马里泪洒场边直言不需上帝要战至最后

阅读: 次
马里极度渴望上场,帮助球队追回比分,但最后不到30分钟的出场时间,又让他无力回天,深足客场最终以0比3不敌天津泰达。在联赛还剩最后两轮,积分比天海少2分的情况下,深足的保级形势进一步危急。面对严峻的保级形势,深足主教练多纳多尼说:“希望全队用轻松而坚定的心态去面对,不要过多去算积分,而是应该想怎样拿分,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下一场比赛中。”深足上半场原有机会虽然深足最后以0比3不敌天津泰达,但纵观全场比赛,深足在上半场踢得不错,而且有两个必进球的机会,只是下半场开场阶段的一个点球,让全队思想不统一,最后连失三球。经过一个月的间歇期调整,本场比赛索萨重回首发,与普雷西亚多搭档双前锋;中场方面甘超、李源一分居两侧,塞尔纳斯、金强居中;吕海东、叶力江、乔巍和刘奕鸣组成防线。一个月前的上轮比赛表现良好的王成快坐在替补席上,刚刚从喀麦隆归队不久的马里也在替补席上。整个上半场比赛,深足在稳固防守的基础上也打出了几次有质量的反击,上半场末段深足获得两次绝佳破门机会:第42分钟,普雷西亚多送出直塞,甘超前插射门,皮球击中横梁弹出;一分钟后,普雷西亚多右路突破传中,索萨门前包抄可惜没有踢正,错过了打破僵局的良机。如果甘超和索萨的两个机会球打进一个,可能最后的比赛结果完全不同——进攻点上缺乏一锤定音的终结者,是深足这个赛季的最大问题。赛后多纳多尼也谈到了这个问题:“纵观整场比赛,我们的防守组织和位置感都比之前好,但在进攻反击方面做得不好,最后一击缺少精准性、冷静的处理和执行力,整场比赛进攻乏力,浪费了很多进攻机会。”机会有了,如何将机会变成进球是这支深足面临的难题,“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两场比赛就能改变的。”冯巩每年在春节晚会上,一上台就说:“我可想死你了。
”这两句,就是我现在想跟中超说的话。
7月1日,2020年下半年第一天,中超联赛官方宣布,7月25日,联赛开启。
2020年伊始,对于中国足球来说,面貌一新,一切都是向好发展。
1月2日,足协官方宣布,李铁成为国足新任主帅,里皮走后帅位空悬的问题得以解决。
3天后,西甲赛场,武磊代表西班牙人在与巴塞罗那的比赛中打入一球,成为了第一个攻破巴萨大门的中国人。
1月22日,2020赛季中超草案出炉,联赛将在2月22日早早开始,为国足备战世预赛,冲击2022年世界杯留出充足的时间。
但很可惜,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原本的节奏。
1月30日,中国足协官方宣布延期2020赛季所有足球赛事,这一拖,就过去了5个月,直到今天,足协才宣布,新赛季中超联赛将在7月25日开始。
中超能够开赛,的确挺不容易,其中的过程也很曲折。
首先是开赛方案。
足协曾在5月提交过一版开赛方案,但因在防疫问题上写得不好,被有关部门驳回,只能再次修改上交,等待审批。
还有赛制的选择。
由于新赛季的比赛时间肯定被压缩,所以踢30轮主客场制比赛肯定不现实。
这样的背景之下,两阶段赛会制分组比赛、单循环15轮等方案都被提出来过。
另外还是比赛地的选择。
为了减少感染风险,尽可能保证人员安全,集中在一两个城市比赛成为足协的首选方案。
一开始足协确定的是广州与上海,但后因大城市防疫风险较大,最终选择了苏州和大连。
此外,酒店的安排,场地的选择等,都需要有关人员一一落实,确保开赛之后万无一失。
虽然足协以及各个有关部门都在加班加点工作,也都面临难处,但足协有关中超开赛的工作,球迷并不满意。
在这5个月的时间中,有关中超开赛的新闻层出不穷,消息密集之时,甚至是上午爆料,晚上辟谣,好像“狼来了”一样。
球迷也在等待的过程中失去了耐心,甚至相当一部分球迷觉得“爱踢不踢,不踢拉倒”。
但无论如何,现在中超终于要开赛了,也许球迷还对足协不满,对赛会制不满,对赛程安排不满,对场地选择不满,认为今年中超冠军“水”,但我们应该相信,在特殊时期,当下的选择,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作为普通球迷来讲,有球看总比没球看好,生活中那一点念想儿又回来了。
疫情会过去的,中国足球也会好的。
(满分)昨天下午,中国足协在香河国家足球训练基地召开评审会议,就万通控股收购天津天海俱乐部之后的中超准入资格问题进行审议。
在听取了天津天海俱乐部、万通控股的陈述之后,部分与会代表现场进行了投票,但中国足协并未在第一时间内对外公布结果。
万通控股收购天津天海一事是否获得通过,天海俱乐部能否保住中超资格,目前依然是未知数。
足协态度很谨慎在昨天的会议上,万通控股、天津天海俱乐部母公司以及天津市足协代表出席了会议。
中国足协则组成临时工作组,由足协秘书长刘奕牵头,涵盖了足协联赛部、准入部、中超公司、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新闻媒体以及几家中超俱乐部的代表。
会上,临时工作组先后听取了天津足协、天海俱乐部和万通控股三方代表的陈述。
收购方万通方面重点向工作组陈述了收购天海之后的资金投入预算。
万通方面打算未来一个赛季给天津天海俱乐部注入至少3.5亿元预算,其中2.5亿元来自万通控股直接出资,另外1亿元则来自中超分红、球员转会以及赞助商收入等。
会上,万通出具了银行的资金证明,希望以此打消工作组对万通是否有足够资金运营中超俱乐部的疑虑。
在听取完三方的陈述后,临时工作组进行了现场投票表决。
包括足协主席陈戌源在内的部分足协代表按要求并未参与投票。
3月13日,天津天海俱乐部发布公告称,已就俱乐部全部股权转让与万通控股达成协议。
此后,天海俱乐部、万通方面按中国足协要求提交事关准入资格的各类比较材料。
但中国足协今年对联赛的健康发展非常重视,不希望有俱乐部在联赛中途因为资金等问题退出,对联赛造成不利影响,因此,足协对万通收购天海一事非常谨慎,昨天的投票结果并未第一时间公布。
天海问题主要在两点从会议信息来看,临时工作组的投票结果或对天海不利。
如今,天海的准入资格主要卡在了两个地方。
第一个,按照《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足球俱乐部转让规定》(足球字 〔2016〕443号)规定,中超的受让方需要在过往两年连续盈利。
但此次收购天海俱乐部的万通控股在2017和2018年亏损,只有2019年是盈利。
按照足协的规定,万通控股不符合受让方的准入要求。
第二个,临时工作组认为,万通控股收购天津天海已经过了规定的转让期间。
按照足协此前的规定,今年1月10日是中超中甲转让的最后截止日,而万通阐述收购天海是在3月13日才完成,不符合相关要求。
对于上述两条质疑,万通控股方面也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其一,万通控股隶属于万通地产,此次之所以是用万通控股进行收购而非万通地产,是因为后者是上市公司,需要走比较复杂的程序。
其二,关于转让时间问题,万通控股认为,天海俱乐部在3月5日发布零转让后,足协专门去函询问相关情况,当时并未提出转让时间已截止,实际上等于是“默许”天海进行转让。
如果足协不同意,当时就应该明确告知转让无效,而不必等到现在。
由于中超联赛近期难以开赛,关于天海能否留在中超一事,还需要各方面再分析研判。
羊城晚报记者 林本剑1月16日,鲁能足校b6人工草皮地正式通过国际足联fifa场地质量认证,获得国际足联场地质量认证证书,这是学校首块通过fifa质量认证的足球场地。
为更好地服务于球队训练和比赛,鲁能足校针对原b6场地存在的草坪压平、草丝分叉、弹性不足、胶粒不环保等问题,决定对b6场地面层进行全面大修,要求按照fifa质量标准对场地进行升级改造。
经营保障部、足球竞训部迅速行动,从场地技术方案设计、物料选材、施工招标、施工全过程管控、竣工验收等各个环节,对工程进行严格监督管理。
经过近一个月的紧张施工,场地于11月15日保质保量按期竣工,达到验收标准。
b6场地建设启动后,鲁能足校与施工单位根据项目进展情况,同步启动了fifa场地认证申请工作。
双方委托国际足联检测机构法国labosport公司驻中国实验室,对b6场地进行了详细测量和检测。
fifa场地检测由实验室检测和场地检测两部分组成,分别对场地的做法、选材和现场实际测量数据等进行检测评价。
鲁能足校b6场地的做法和选材通过实验室检测后,2019年12月3日,labosport公司来校对b6场地进行了实地测量检测。
经过一个半月的审核,b6场地顺利通过fifa认证检测,确定为fifa认证标准场地。
 
赞一个

中超合伙

返回